您所在位置:网站首页 > 景区概况 > 景区历史

在美丽的海南岛中南部,有一座神奇的山峰──七仙岭。山脚下,是黎、苗同胞生活聚居的地方,这里不但空气新鲜,风景秀丽、旖旎,还流传着许多优美、迷人的传说……




       在七仙岭东南侧的一座山坡旁,坐落着一个黎村,村寨不大,二、三十户人家,小村里的房屋建造得很独特,远处看去,就象一条船,这就是人们所说的船形屋,是黎民们用数根木桩,立好屋子的框架,然后割来茅草,用山竹夹成一片片,依次叠盖,铺造而成的,而屋子的墙,是用竹子拼织成竹篱,然后割来七仙岭上生长的坚韧红藤,扎捆在木桩上造成的。村寨的前面,弯弯曲曲地流淌着一条小溪,溪水透明清澈,连溪底下七彩斑斓的卵石,都可看得一清二楚,是黎民百姓天然沐浴、洗涤的好场所,每年的“三月三”、“七月七”,村里的男女青年都会自发地到溪边对歌,到溪里捕鱼和嬉水。
       村寨的一头,住着一位叫阿保的黎族青年,和他那双脚瘫痪,行走不便,长年卧床不起的老阿爸相依为命。
那是十五年前,阿保6岁那年,父亲还是个28岁的青壮年,母亲是26岁的少妇,农历七月初七,阿保父亲、母亲带着阿保上山泡温泉,这里的温泉温度最高的泉眼60度,含有多种人体需要的元素,经常洗泡,可强身健体,充满活力。正当阿保和父母在温泉中尽情嬉耍,享受天论之乐时,峒主胡霸山坐着轿子,和一帮打手、家丁,也在山上泡完温泉下山来了,看到正泡在温泉中的阿保母亲年轻、标致、皮肤白嫩,光彩迷人,顿起邪念,便停下轿,暗示打手,强押阿保母亲带回他胡家做妻妾,阿保父亲奋不顾身,冲上前去抗争,被众家丁、打手乱棍重打,瘫到在地,阿保母亲誓死不愿屈服胡霸山,挣脱打手的爪牙,拼命奔跑,跑至一峭壁峡谷,纵身一跳,殉命山崖。
       从此,阿保父亲双脚便落下瘫痪,不能行走,阿保是在小姑和乡亲们的照料下长大成人的。阿保长得高大、强壮,憨厚而老实,靠在山上播种山兰、槟榔和捕鱼打猎为生。
这天,阿保照料和安顿好父亲后说:“老爸,你好好休息,我上山打猎去!”便扛着猎枪,上了七仙岭。
穿过层层丛林,踏着坎坷、崎岖的山路,越过一处山涧,忽然,阿保发现,在山涧旁的一小片草坪上,一只白兔正在觅食。
       阿保弓着腰,悄悄向野兔走去,走近一棵树,阿保借树作掩蔽,轻轻的跨跪着,慢慢举起猎枪,对准了白兔,忽然,白兔非常机警地转过身子,面对着枪口和阿保,蹦跳了过来,阿保的心在砰砰直跳,欲扣板机的手不由自主地松了下来,白兔不停地直向阿保跳去,阿保索性把对准白兔的枪收了起来,白兔来到了阿保的跟前,阿保一怔,愣住了,这是一只多么漂亮的野兔呀,洁白得像雪一样发亮的戎毛,一对高耸的耳朵,四只灵巧的小脚,还有一双红红晶莹、水灵的眼睛。正在阿保为白玉般可爱的野兔所迷住的一刻,白兔纵身一跳,向阿保怀中扑去,阿保迅速接住,把白兔搂抱怀中,阿保无心再寻猎物,踏上山路,回村去了!
      “阿保,今天这么早就回来了!”还没进家门,听到儿子的脚步声,阿保父亲就喊道。
一进屋,阿保把猎枪挂好,抱着白兔来到老爸床沿边说:“爸,你看,我今天捕到了一只非常漂亮的白兔。”
      “多么温柔可爱的一只白兔呀!阿保,白兔是山里的精灵,你千万别杀它呀,还是把它放归大山吧!”老爸深情地说。
      “爸,你放心吧!我不会伤害它的,我明天就把它放回七仙岭。”阿保嘴上答应着老爸把白兔放生,可是,心里实在是舍不得把这只白兔放走,于是,阿保便悄悄把白兔安放在一个竹笼里,天天摘来新鲜的七仙岭野果,和采割灵芝嫩草,喂着白兔。
       不久,阿保干脆把白兔放出笼子,让兔子自由自在地在屋子内外活动。
这天,阿保在山坡上播种完山兰稻,扛着锄头,回家了,刚进屋,只见原先零乱的家被收整一新,里里外外,整整齐齐,床上的被子放得有款有形,橱房里的木桌、竹凳,放得有条不紊,全都洗擦得干净光亮,是谁把房子收拾得这样整洁,阿保想,肯定是嫁在邻村苗寨的小姑回家看望阿爸时,帮助收拾的,于是,就不便多问。
       第二天,阿保上山捕猎归来,准备挑水桶到水井挑水,却发现家里的水桶水缸都盛满了水,心中感到一阵惊奇,但却一想,或许是村寨里的阿婶来帮忙的,也就不再多想了。
       第三天,阿保在山坡上忙完农活,从山上回来,又像前两天一样,房子里外被打扫得一干二净,家里的坐椅板凳,同样是摆得整齐有序,水桶、水缸仍是装满了净净的水。而且,饭桌上摆满了一桌做得香喷喷的可口饭菜,还端放着一坛香醇、甜爽的山兰酒,阿保猜想,可能是他的恋人亚婷过来看望他,带来的酒,他不在家时,亚婷做好的饭菜,但转念一想,不对,亚婷每次来,当他不在家时,她是一定要等到他回来后,见上一面才走的,这次怎么连面都未见,饭都不吃,就走了呢?阿保感到疑惑,于是,他便走向父亲的卧室,问个明白。
       “  老爸,亚婷今天来过吗?还有桌上的饭菜,和那坛山兰酒,是怎么一回事呀!”阿保问父亲。
听了儿子的询问,父亲也感到奇怪,连忙向阿保说:“这段时间村寨正农忙,乡亲们和小姑都有一段时间没有来了,今天也没有看到亚婷过来呀,亚婷要是过来,每次里外收拾完后,是会过来和我聊天等你回来的呀!”
       “阿保、阿保……”真是不巧不成书,说亚婷,亚婷就到,忽然,屋外传来亚婷甜美的呼叫声,听到亚婷的声音,阿保赶紧跑出屋子。
       “亚婷,你来了!”见到心上人的到来,阿保情难自禁地跑向前去,紧紧把亚婷抱住,对着亚婷白嫩的脸和薄薄的嘴唇,又是吻,又是亲,还不停地说:“婷,我好想你,好想你……”
       “我也一样想着你,可是,这些天来,家中田地里正农忙,起早贪黑的,抽不出身来,今天刚好把农活赶完,我就来了!”亚婷喃喃地说着,甜蜜地依偎在阿保那厚实的胸怀里。
       “咚、咚、咚……”白兔从阿保、亚婷身旁走过,跑向小屋。“哎呀!阿保,家里什么时候养了一只这么漂亮的白兔呀!”亚婷惊讶地问阿保。
       阿保如实地把白兔是如何的到来和这段时间家里发生的奇异变化,一一告诉了亚婷。

       “保儿……”见到白兔,老爸大声喊道,生气地说:“我说过,白兔是山里的精灵,要放回山里去,你怎么一直都不把它放回大山呀!”

       听到父亲的叫唤,阿保、亚婷赶紧回到房屋中去,对父亲说: “爸,待下午上山,我们再把它带走,放归七仙岭。”说着,阿保弓下身子,准备去抓白兔。
       “轰隆隆……”随着一声声电闪雷鸣的巨响,一片云雾降临,朦胧中,阿保定睛看去,一位非常漂亮的姑娘,身着七色彩锦,站在云雾中,特别好看。
       阿保愣住了,不知是怎么一回事,赶紧站在阿爸床边,用身体保护着父亲。
       烟一样的云雾渐渐退去,仙女般的姑娘显得更加美丽,她微笑地向阿保父子和亚婷说:“我是天庭的一名玉女,在天空游玩时,俯视人类凡间,被七仙岭的美景所羡慕和吸引,于是便摇身变成一只玉兔下凡人间,由于迷恋人间美景,但不懂人间生活习惯,便在七仙岭上胡跑乱蹦。感谢阿保你们父子怜惜和爱戴,把我收养,使我懂得了人间的真善美,今天,我要返回天庭,禀告父亲天皇玉帝,叫他赐于这七仙岭一年四季,风调雨顺,黎民百姓,祥和安康。同时,也是我对你们的感恩与答谢。”
       此刻,阿保完全明白了,这些日子来,家里的一切变化,原来是玉兔姑娘一直在默默相助的。
玉兔姑娘说:“本想在凡间多驻些日子,多为人间做些善事,听说你们要把我放回大山,现在只好现身。”说着,从嘴里吐出两颗银白透明的小珠子,呈送给阿保父亲,说:“阿伯,你把这两颗珠丸服下,不到一个时辰,定会去疾除痛,身体会得到康复,行走自如。”
       接着,又从脖子上取下那晶莹白玉珠子项链,赠给阿保,说:“我走后,你把这项链带在身上,一来能除恶避邪,驱逐妖气,二来能生财降物,造福黎民百姓,以后,无论碰到任何艰难之事,只要你拿出这串白玉珠链,对着天庭,叩拜三次,或直呼我三声玉兔姑娘,就可避妖去难,得到相助。”说罢,随着一声电闪雷鸣,玉兔姑娘拱手说声:“告辞。”便腾云驾雾,飞上了茫茫天际。
       玉兔姑娘返回天际后,阿爸吃了玉兔姑娘给他的珠丸,顿感身心舒畅,手脚灵利,一下子能够站立,行走自如了。阿保把玉兔姑娘赠给他的项链挂在脖子上,同时,阿保又按玉兔姑娘所说,从身上取出玉珠项链,双脚跪地面向青天,乞求赐福,从此七仙岭脚下的黎民百姓,果然一年四季,风调雨顺,五谷丰登、六畜兴旺,黎村苗寨,过着安逸,祥和的日子。
       七月七到了,这天,阿保穿着鲜艳的黎族服装,挎着猎枪,带着恋人亚婷,和众多黎民百姓一样,上山捕猎,下沟摸鱼抓虾,嬉水游玩。
       阿保不愧是个好猎手,上山不久,就抓到了一只老狐狸,和捕到了几只七彩野鸡,便高高兴兴地和亚婷往回走,行到半山腰一温泉处,阿保把猎物一放,和亚婷一起,跟在此一起嬉水捕鱼摸虾的黎苗兄弟姐妹们一起同乐同嬉,尽情享受着大自然的恩赐和人间的欢乐。
       这时,一队人马抬着轿子从山脚向山上走来,行至黎苗同胞嬉水的温泉旁,停了下来,众黎苗同胞一看,是峒主胡霸山来了,胡霸山是七仙岭周边十恶不赦的恶霸,欺压黎民百姓,凶残毒辣,黎苗同胞,对他恨之入骨,但惧于胡霸山的强大势力,只是敢怒不敢言,这时,胡霸山跨下轿子,拄着拐杖,看到黎苗同胞玩得欢,瞄了一下旁边堆放的猎物、鱼虾,便气势汹汹地说:“这山是我胡家的山,这水也是我胡家的水,这里的飞禽走兽和龟鱼蟹螺,都是我的,都得统统给我留下,立刻走人,否则,别怪我不客气。”
       大家见胡霸山专横跋扈,刁蛮至极,便上前与他论理,他不但不听,反而指使家丁打手上前大打出手,有的黎苗兄弟,躲闪不及,被家丁打手,打得头破血流。
       阿保见此情景,急忙上前阻拦那帮穷凶极恶的打手,并招呼黎苗兄弟赶紧向山下撤离,黎苗同胞姐妹们纷纷向山下走去,可是胡霸山还不甘心,继续指使众家丁打手去抢猎物,当看到阿保身后婷婷玉立的亚婷,不禁迷起了他那色眼,喊道“把这漂亮的黎妹也给我抓回去!”听到峒主的叫唤,家丁打手们蜂涌而上,准备捉拿亚婷。
       情急之中,阿保立刻想起玉兔姑娘留给他的白玉珠项链,于是,他便从脖子上取下珠链,双脚跪地,手捧珠链,面向苍天,连叩三次,念念有词:“玉兔姑娘,我们遭到了凶恶峒主的毒打和抢劫,请速速下凡,救救我们!”
       “轰隆隆……”阿保话音刚落,天空顿时电闪雷鸣,一声声巨响,玉兔姑娘腾云驾雾,降落在阿保身边,运用仙力把那追打、抢劫黎苗同胞和捉亚婷姑娘的打手、家丁,推到了一边。并说:“阿保,你带领乡亲们赶紧下山回家,这里我抵挡着。”
       此刻,天空中出现了缕缕阳光,照耀着乡亲们,他们个个充满了灿烂的笑容,踏上归途的路。
       而胡霸山这边,则是电闪雷鸣,风雨交加,把他们吹打得睁不开眼睛来,可是,胡霸山还不死心,跨上轿子,指着拐杖,大声吼道:“天啊,难道这世上还真有呼风唤雨法力无比的神仙,我就不信,快给我追,把那山物给我抢回来,把那黎妹给我抓到手!”可是,风是越刮越大,雨是越下越骤,路是越走越滑,抬着胡霸山轿子的家丁是扭扭捏捏,寸步难行,不料,走在前头的两个家丁,一个“滑溜”跌了个“狗吃屎”胡霸山连同轿子同时脱落,掉进了路边的百丈深渊,葬身茫茫七仙岭。
       此刻,风停雨静,天空晴朗,玉兔姑娘迎着璀灿的阳光,腾云驾雾,返回天际,阿保、亚婷化成一对比翼双飞的爱情鸟──甘工鸟,飞上七仙岭上空盘旋,盛情欢送玉兔姑娘,黎苗同胞们,欢声雀跃,向天空中的甘工鸟、玉兔姑娘招手致意…… 

0898-31833888

TOP

关于我们 | 天气预报 | 关于我们 | 百度一下 | 关于我们 | 探险家软件

保亭海航七仙岭景区开发管理有限公司 ICP网站备案:琼ICP备17004694号     技术支持: 探险家软件 语言切换

景区客服热线:

0898-31833888